陳Sir揚言(第1625期)
  城中媒體的報道說,廣州市林業和園林局透露,從1985年至今,登記在冊的古樹已有90株因各種原因死亡。目前廣州現存的古樹名木共11499株,而城區只擁有這1 .1萬多株古樹名木的9.52%,那也就是1000多株吧。可以呼籲救救古樹嗎?沒有用的。媒體一直在呼籲,我也記不得自己做過多少次這個主題的節目寫過多少篇文章了。該死的已經死去,不該死的也正在死去。
  古樹名木雖然古雖然名,但是不敵住在廣州城裡頭的人類。如果那些已經死去或者正在死去的古樹名木是私人的,我看一棵都死不去。不要說還活著的古樹名木,你去芳村花鳥蟲魚市場看看那小小的一塊木頭———生前也是名木———要知道賣多少錢你就相信我的話了。廣州這碩果僅存的一萬多棵古樹名木的主人是誰?理論上是廣州人民的,但實際上是“阿公”的。“阿公”的東西是死是活誰會心疼?
  媒體的報道說,記者發現編號為01040173、01040174、01040175的三株細葉榕,是廣州市保護的古樹,然而它們均尷尬地藏身於沙面南街白天鵝賓館的工具房內。記者在現場看到,這三株榕樹的樹幹完全被建築物包圍,枝葉難以伸展,嚴重影響了它們的生存環境。能建議白天鵝把工具房拆了,圍繞這三棵古樹建一個景點嗎?如果不能,那就只能古樹與房子齊長,名木共工具一色了。哪怕三棵古樹與工具房相安無事,此情此景,古樹除了得以苟延殘喘之外,存在的意義已經極其有限。
  廣州市園林科學研究所的專家透露,市區內有些古樹的樹幹周圍被人用水泥板完全覆蓋,土壤的透氣、透水性差,雨水無法滲入,導致古樹的長勢日漸衰弱。這事我好看不過眼,當年做電視的時候曾報道過,後來也有文章批評過。不過有關方面的回應總是沒事。在廣州街頭你不難看到不管大樹小樹,樹頭全部被水泥圈死,不知道水怎麼下去,也不知道樹根怎麼呼吸。唉。廣州還是適合種不鏽鋼樹。這樣的城,生在這裡的樹真是不幸!報道說,建設立交橋等,也使一些古樹遭遇危機,有的施工單位在古樹邊開挖深溝,導致大量樹根被挖斷,使一些古樹遭受破壞。廣州修那麼多地鐵,起那麼多樓盤,不知道有沒有傷到古樹的?話說回來,為了幾棵古樹就不修地鐵不起樓盤不建立交?這是完全沒有可能的事情。
  沙太路的這棵古樹好幸運:31號古樟,樹齡400多年,是廣州最古老的樟樹之一,多年前,它被圍困在違章建築內,城市綠化部門花巨資拆房還綠,使它重獲新生。這個特例,這個細節,讓我感動。
  廣州人的確是愛花花草草的,花花草草不管是不是古樹名木,總之到了廣州就是我們的家人。每逢有樹被砍,我們總能在微博等公共平臺上聽到哭喊看到眼淚。我實話實說,只有那些不把廣州當成自己的家的人,才會把古樹名木視為無物。愛廣州但不愛廣州的草木,這個邏輯是絕對不成立的。
  □陳揚  (原標題:愛廣州的一草一木)
創作者介紹

1209

qdbvqmkl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