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報記者 蔣劍平 戴勤
  通訊員 賀旭艷
  11月2日,廣東一位尋親多年未果的父親,終於在邵陽市見到了失散10年的2個兒子。中午,他帶著兒子,邀上照顧兩兄弟的愛心人士,吃了一頓團圓飯。10年曲折團圓路,在邵陽愛心人士愛心照耀下,終於柳暗花明。
   骨肉分離,愛心佑“孤”
  2004年,10歲的小天(化名)和3歲的小晴(化名)被母親帶到邵陽。他們在廣東茂名市電白縣有過一個溫暖的家,父親是當地人,母親是邵陽人。因夫妻產生矛盾,妻子帶著兩個兒子離家,在邵陽市區租房居住,兄弟倆還被母親改了姓名。
  2007年的一天,小天母親說出去打牌,再也沒有回來,其娘家人也一直與其失聯。當時13歲的小天從此帶著6歲的弟弟,過起了孤兒般的生活。
  當年夏天,房租到期,兩兄弟被迫流落街頭,在地上睡了差不多兩個星期。情況傳開後,兩兄弟得到姨媽及老師、同學和社會愛心人士幫助。他們在同學家住過、小姨家住過,後來在好心人幫助下,住進了汽制社區一棟待拆遷的樓房裡。小天帶著弟弟以撿破爛為生,一些好心的經營戶將紙箱等免費提供給他們。一些要好的同學及家長也時常給予關心和接濟。學校也為他們發起捐款。
  2009年,邵陽市城東供電局員工在汽制社區整頓用電秩序時發現了小天兄弟,為其收拾屋子,添置了柜子、被子、電飯煲等生活物品,並連續幾年開展捐款關愛活動。2010年,在雙清區公安分局和民政部門關心下,汽制社區為他倆解決了戶口和低保問題。更多的關愛也陸續涌來:雙清區興隆街道辦事處組織人大代表為其捐款,邵陽市紅心林志願者聯合會將其列為結對扶助對象。
   柳暗花明,找到生父
  多年來一直關照小天兄弟的五里牌小學和汽制社區,曾幫其尋找生父,但沒有成功。去年,邵陽市紅心林志願者與兄弟倆結對後,也提出為其尋父,但未能得到地址。今年,小晴的表現促使志願者下決心幫助孩子回家。
  原來,小天今年讀高三後,每晚10點多才能回去。13歲的小晴一個人在家,獃不住就往外跑,迷上了去網吧上網,好幾天失聯。大家幫著小天到處找小晴,有一次凌晨1點還沒找到。
  一直以來,小天對弟弟疼愛有加。有人想收養他們,小天不肯。“再苦再難也要把弟弟養大。”他給弟弟做飯、洗衣,手足情深。現在,要應對繁重的學業,小天擔心弟弟因為缺少關心和管教沾染上不良習氣。志願者們認為,只有找到他們的生父,才能徹底解決問題。
  在志願者幫助分析下,小天憑著離家時留下的記憶,搞清了老家的地址。10月中旬,邵陽市救助管理站工作的一位姓彭的志願者利用去廣東出差的機會,終於找到了孩子的生父許乙蘭。據稱,許乙蘭當年多次尋找兩個孩子,因為種種原因無功而返。後來許家托人尋找,還在網上發帖尋人,都如石沉大海。許乙蘭料定妻子有意隱匿,只得作罷。
   父子團聚,皆大歡喜
  得知找到父親,小天、小晴高興不已。接下來,兄弟倆迫切期待父親到來。
  11月2日早上,許乙蘭和侄子許區乘火車到達邵陽。志願者們帶著兄弟倆一起去接站。“來了!”許家父子見面,都十分激動,擁抱、拉手、攀肩……10年隔閡一下化得無影無蹤。
  吃過早餐,經征求孩子意願,許家父子3人達成一致意見:小晴由許父帶回廣東,小天隨行探親幾天,然後回邵陽學習迎接明年高考。
  當天中午,許家親友和多年來關心照顧兄弟倆的社區負責人、愛心人士、紅心林志願者,在“萬家燈火”飯店歡慶團圓。調皮的小晴顯得懂事多了,給大家一一盛飯,還說回家後要幫爸爸洗碗、掃地。小天緊挨父親坐著,一直樂呵呵地看著大家。所有人笑了,也有人落淚了。許父感動地對大家說:“你們邵陽人真好,感覺就像我廣東的親兄弟一樣。”許區舉杯致謝:“沒想到你們把他們照顧得這麼好,非常感謝!”他讓大家放心,他事業發展不錯,會儘力照顧好小天兄弟。
  當天下午,小天、小晴兄弟在父親許乙蘭、堂哥許區陪同下,到衡陽乘坐高鐵,踏上了回家路。  (原標題:“孤兒”兄弟與離散10年生父團聚)
創作者介紹

1209

qdbvqmkl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