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慶晨報記者 周楊 報道
  昏暗的夜幕下,一條人煙稀少的公路,20張百元大鈔“仙女散花”般,散在沿途的公路上,如果附近只有你,你會怎麼做?5日晚上11點,遇上這等“好事”時,聶柯與家人沒有猶豫,挨著將鈔票撿起來,最後通過媒體找到了失主。
  奇怪:有人蹲在公路邊撿錢
  27歲的聶柯住在江北區建新西路,5日晚上11點,他與父母、妻子、妹妹等一行6人從親戚家打車回家,下車後,聶柯與妻子聊天走在後面。
  “我父親是最先看到地上擺著錢的。”聶柯說,“當時不遠處,有兩名年輕女子蹲在路邊撿東西,走近一看發現兩人手裡各拿著1張20元的鈔票。”
  一開始,聶柯以為錢是這2名女子掉的,可沒走兩步,離這2名女子撿錢位置約2、3米的地方,他看到路邊還有兩張百元大鈔。
  “哪個丟了錢?”聶柯問了句,其中一名女子底氣不足地“啊”了聲,他說:“這錢肯定不是這2名女子掉的,隔得還是有點距離。”聶柯把這兩張百元鈔票拾了起來,2名女子見狀也沒說話迅速離開,這更加肯定了他的想法:失主另有他人。
  驚訝:隔10多米就有600元
  接下來的事,讓聶柯和家人沒有意料到。聶柯說,把錢撿起來後,他與妻子繼續向前走,走了10米,看到路邊有6張百元鈔票。
  當時天色已晚,昏暗的燈光下,路邊看不到其他行人,聶柯又把鈔票撿了起來,打算先把父母送回家,再回來找失主。
  “這些百元鈔票不是丟在一起的,隔段距離有幾張,相隔可能有10多米。”沒走多遠,聶柯又在路邊發現了6張百元鈔票。
  公路上不時有車輛經過,有的鈔票甚至被風帶到公路中間,聶柯趕緊把這些錢撿了起來,此時,算上之前撿到的,共有1400元。
  堅定:路邊等候失主
  從撿到錢的那一刻起,聶柯與家人就商量好,這些錢由他保管,如果實在找不到失主,就交給警察。
  “我當時還在和家人開玩笑,後面不可能還有喲。”結果真的被聶柯言中,在走到附近的天橋時,地上又出現了6張百元大鈔。
  在路邊撿了整整2000元,讓聶柯覺得有些蹊蹺,“公路邊撿這麼多錢,我還是頭一次遇到。”
  這些百元鈔票為什麼會散落在30多米的距離內?聶柯覺得失主可能會回來,於是就站在路邊等了一會,希望能碰到回來找錢的失主。
  希望:附近發現女式挎包
  在等待的過程中,距發現最後一筆百元大鈔不遠的地方,聶柯發現了一個長方形的黑色女式挎包。
  包里除了320元現金,還有2張身份證以及醫保卡、銀行卡等重要物品,“挎包的拉鏈被車壓壞了,裡面有張銀行卡也被壓成2半,另一半不見蹤影。”聶柯推測,自己撿到的2000元錢可能就是這位女式挎包的主人的,而撒在路上的錢很可能是因挎包被車碾壓後,被來往車輛帶出來散在路邊的。
  由於沒有等到失主,聶柯打算先將包帶回家,再通過媒體尋找失主,如果實在找不到,再交給警察。
  還包:他一月工資才2000多
  第二天晚上,失主的親戚看到電視媒體的報道後,通知了失主張女士,但由於6日上午,聶柯回四川老家為妻子辦理準生證,最後,雙方約定昨日傍晚,在聶柯撿到包的地方碰面,核實相關信息。
  昨晚,聶柯和父親聶庭武先在建新西路與記者碰了面。他們有些擔憂,怕失主說包里的錢少了或是其他怎麼樣,但不管怎樣,這些不屬於他們的東西一定要歸還給別人,畢竟裡面這些重要證件,對失主來說補辦也很麻煩。
  記者瞭解到,聶庭武一家來自四川鄰水,他在觀音橋當搬運工20多年了,拾到的2000多元錢,相當於他一個月工資。聶柯也在市內一家建築公司打工,每月也只有2000多元。
  聶庭武說:“我雖然沒讀過什麼書,但做人的基本道理還是懂,不是自己的東西,一定不能要。”
  昨晚7點40分,失主張女士在丈夫的陪同下來到這裡,在核實了包內的信息後,父子倆將挎包還給了對方。
  失主:正準備回家辦準生證
  失主張女士說,5日晚上,她與家人在渝北吃完飯後,準備到江北去玩,“當時我們開了兩輛車。”張女士稱,自己懷有4個月身孕,當車子開到建新西路時,她感覺不太舒服,兩輛車就停在了路邊,坐在另一輛車上的丈夫下來陪她回家,而丟失的挎包當時就是由丈夫在保管,“丈夫下來換車的時候,可能就把挎包帶到了地上。”當晚回到家沒看到挎包,他們以為是媽媽在保管,也沒放在心上。
  直到第二天中午,張女士給媽媽打去電話,才曉得挎包丟了,他們也去了當晚吃飯的地方找,但都沒有找到。
  張女士的老家在四川樂山,她也準備近期去辦理準生證,如果身份證丟了,她就得回老家補辦,“單程就要5個小時,我也折騰不起。”不想包和錢失而復得,張女士夫妻倆特別激動,非常感激聶柯一家人。  (原標題:走幾步撿600元 再走又撿600元 遇上這種“好事” 他們該怎麼辦? )
創作者介紹

1209

qdbvqmkl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